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蒜头23瓣的博客

【股市趣逗 赚金奔溜 挣银吞肉】

 
 
 

日志

 
 

A股“崩盘”的原因找到了  

2012-11-28 15:1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党和中国股市的关系”是所有问题的核心

          中国股市是中国历史发展到现阶段暴露问题最多最集中的领域之一。中国社会诸多政治、经济领域的问题都在中国股市中有所表象和映射。

    与股票市场中大多数争论意见不同,我认为更好的长治久安的解决中国股市存在的系统问题,主要矛盾根本不是现在市场上大量谈论的诸如:垃圾股票退市问题、怎么发行IPO问题、上市公司分红回报股民问题、开设各种各样“板”的问题等等。那些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中国股市问题的技术层面问题。

    郭树清上任新一届证监会主席已经快一年。实践证明,郭树清主席更多体现出技术型官员的特点,他领导的中国证监会关注和解决的中国股市问题,大多只在一些技术层面。而中国股市的战略思路问题,系统结构问题,郭树清的新政改革还触及的不多,或是没有看到,或是看到了问题而无力解决。

 而中国股市之所以出现当前的困局,站在更高层面来看问题,我认为被掩盖起来的最核心的战略问题,这就是:党(和政府)和中国股市的关系问题。

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非常灿烂辉煌,我们的先祖创造了无数的文明成果。比如金融业,我们的先祖在宋明清时期就已经创立了现代银行业的雏形,所以,我们对现代银行业的模式并不陌生。但要清醒的认识到,我们的先祖并没有独立创造过:股市。

    股市,真的是西方文明独立创造出来的,股市对我们国家来说,真的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外来物”!

            这些年在生物界出现的各种外来物种入侵事件,已经让许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对“外来物”所带来的种种益处和麻烦深有体会了。把“外来物”简单拿过来的拿来主义,看起来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方式,恐怕也是后遗症最痛苦、最麻烦的一种方式。许多在原生地看似善良的东西,外来入侵后演变成了另类的魔鬼!!

    党和政府与中国股市的关系,就是一个明显的经济领域“外来物入侵”案例,在西方看似正常体现经济晴雨表功能的股市,在中国却体现出一个超级大魔鬼的特征。“自然生态体系”与人类的“政治经济金融等体系”具有非常多的共性,尤其它们在系统复杂性与逻辑精密性方面更是极其相似。

 党和政府拿来了一个金融外来物“股市”,用传统的中国思维模式以及中央集权管理模式:出生、生长、发育、管理这个外来物“中国股市”。

    其结果用个比喻来说明。一个从古至今的中医世家,受中医文化熏陶,没有系统接受西医的理论教育的前提下,在对待中国股市这个病人的时候,用他中医的思维和行事方式,拿着无数的西药(并不明药理),只是看了一看药名,就在给这个病人诊断、下药……。最后治的这个病人--中国股市:百病缠身、痛苦不堪。

                                           中国股市在“中央集权”制度下异变成“垄断圈钱

 已经运行了20多年的中国股市,这个由一些最早的先知先觉的中国证券市场人,在模仿西方已有股市模版,用中国传统思维解读西方经济学教科书模型,在现实政体及历史国情的夹缝中粗糙建立起来的中国股市模式,一直没有一个完整而长远的思想体系认识和规划设计,是一个在政体(一党制)、国体(中央集权垂直领导)、经济市场化等多重短期利益扭曲较力下产生并运行的超级怪胎型股市。 在政策市的外衣下,本质已经异变为一个中央集权制度下的行政性垄断圈钱型股市!这个超级怪胎型股市,能够运行到今天,运行到今天这样庞大的规模,不能不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张卫星
http://blog.sina.com.cn/zhangweixing

  评论这张
 
阅读(295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